TCCC is the new name of Chinese Campus Crusade for Christ. Read more.  

2017年早春版 – 呼召是工作,還是生命?

呼召是工作,還是生命?

 

◎文/楊麗昌

晚婚晚生讓單身多年的我早已習慣「女傳道人生」。在結婚後,雖然我從教會傳道轉為師母身份,但心態和服事的內容上卻與女傳道(婚前)無異。後來我們離開牧會事奉,神帶領我在一個教育協會總部的公關部門工作,直到產前一個月開始請假。在今天,結婚不會改變一個女性太多,甚至是懷孕三十六週都在工作的我,仍然享有完全的自由和時間。一旦第一個孩子出生後,尤其是選擇在家育兒的母親,個人的自由與時間都像被有期褫奪公權般消失了。開始在家育兒後,我心中不斷盤算的是,等孩子N歲後,可以再開始服事。「回到全職工作」是我對自己邁入退休前的最高肯定。

成為母親後不久,我和先生一起加入(重回)學園服事。我在過去單身同工與媽媽同工二者差異的碰撞衝擊中,一度迷失還幾乎溺水。許多會內的媽媽同工,展現出的「成果」,包括兒女成群、從過去擅長且表現優異的事奉戰場轉戰家庭,她們個個從容自在的面對家庭生活、兒女教養有成又全力支持著配偶的事奉……,這些對我,就像陌生的異國外語般,在無法溝通之下,我挫折,也疑惑上帝對我全職事奉的呼召結束了嗎?其實,是我不懂母親(無論幾個孩子)的真正價值;也一直把信仰(人生)活成「工作」與「生活」二個壁壘分明的面向。

藉著好好生活」榮耀神

「母親」,要肩負起家中每天重複又不可避免的收納整理、清潔和料理工作,以及沒有下班時間的時間表。「農場上的女工可以透過擠牛奶來榮耀神」馬丁路德這句偉大的話並不能讓我馬上接受現況。常常是一邊當家政婦又一邊緬懷往日的輝煌而心意不堅。直到看到日劇「月薪嬌妻」的女主角,展現出日本人對「職業」普遍有的尊敬、認真和全力以赴,她在面對家務和料理的工作上,和辦公職場的專業人士一樣,甚至態度更積極且出色時,我漸漸明白絆住自己的癥結。

每當夜幕低垂,千門萬戶的燈光,不只妝扮著每個夜色,更引導著每個人歸家的腳步。每一次,當家門被推開時,迎面而來的一切,無論是乾淨清潔、舒適溫暖的環境,或是美味營養的飯菜,還有體貼的問候關懷與支持鼓勵,都在造就家中的每個人、也是見證神。我開始明白,此時的我,「好好生活」就是我的服事、也是我的見證。當一位母親在神的心意中,好好生活——盡力完成家中的重要工作又樂在其中時,透過造就自己,她也造就了配偶與孩子。

 

支持我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