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CCC is the new name of Chinese Campus Crusade for Christ. Read more.  

現任同工蒙召見證- 林葦侖夫婦

.葦侖的蒙召見證

大學畢業後的一年,我陷入待業的曠野期。我曾工作過三個禮拜,卻因工作證的問題而必須辭職,也曾在南科找工作五個月而一無所獲。上帝關起工作的大門並非是我全職服事的應證;只能說上帝興起一個急迫的環境要我好好思考他在我身上的計畫是甚麼?

有半年的時間,我在一間小工廠邊打工邊等工作面試,常常跟神說:「我心尊主為大,無論祢給我甚麼工作我都會順從。」一次,我負責包裝一千套零件,花了一整天的時間好不容易完成,我疲憊地看著裝著所有零件的小麻袋,心中湧現一個疑問:將來找到工作成為一位工程師,我將會窮盡一生發明數台機器,雖然很卓越,卻無法沒讓我感到永恆的價值,就像這小麻袋一樣。我無法驕傲地告訴我子孫我為他們所留下的產業是這些。我告訴神:「上帝,若這是祢對我此生的帶領,我寧可不要。」禱告中,聖靈很深刻的提醒我:「如果你只求一份工作來過人生,那這就是你將來的結局。」我不得不承認自己確實只要上帝幫助自己度過就業難過,上班後我仍然會穩定聚會、讀經禱告、接教會的服事,但我對人生的態度是不以神為主的。當下我向神求,我渴望我將來的工作,是可以把我的熱情、才幹、青春都投注進去的工作,我可能會很辛苦,但我絕對不會後悔!

我思考甚麼事情是我的熱情所在?我發現答案是耶穌!接受耶穌是我人生的轉捩點,祂改變我的生命也給了我永恆的盼望,如果我從此把傳福音改變人的生命作為我一生的志業,這又有何妨?我的家人還沒信主,教會的長輩也建議我等家人全信主後才全職,但全職的呼召是我與神之間的事情,我不能為了家人延遲神對我的帶領。於是我立即做了全職的決定,現在回頭看來那就是神賜我的全職信心,而上帝也很快的是試驗我的心,一通科學園區的電話問我是否隔天要去面試,我當時曾猶豫是否要開關門的試驗──公司和神學院都遞履歷,哪邊收我就代表神要我去哪裡。但我立即想到我既然已做了全職的決定,就不該三心兩意,我告訴對方:「我已經有打算了,你們不要再打電話來。」果然,從此以後再也沒有面試的通知,而我也順利加入學園成為全時間的傳道人。

全職的呼召不一定要戲劇化的經歷,而是每次抉擇時不斷回應神,以致對神的信心越來越堅定,呼召也隨之更明確!

如娟的蒙召見證

當我尋求是否全職服事神時,神透過三件事幫助我清楚明白祂的帶領

  第一:大四那年我有機會參與在學校的學園團契以及教會的青少團契兩邊的服事,當我以為我可以在教會學習別的時,牧師卻要我使用我在學園團契所學的傳福音教導教會的孩子。

有一次教會主日在講台上說:我深信在哪裡信主,就在那裡事奉神!

  當我聽到這句話時,心中只出現一句話--真可怕!因為學園的信念中有一項是積極主動傳福音,事實上,這對我(不擅長與人打交道)來說是一個極大的困難!因此,我並不想聽從神透過講員告訴我的話,然而,神透過三件是扭轉我的心。

  第一:當我逃避加入學園時,我極力想離開學園團契並投入教會服事,但是,當時在成大的學生屬靈運動屬於初期階段,非常欠缺人力,所以我沒有機會能離開!當我專心投入學校的福音工作,不知不覺中,我已經不再害怕主動向人傳福音。沒想到,神也在一年後開道路讓我去到教會服事。當我到教會服事時,我發現教會仍然要我使用我在學園學習的去幫助教會。因此,就算我到了教會服事,神仍然要我使用在學園的裝備,這件事讓我對神的作為感到很震撼!

  第二:參與在成大的學生屬靈運動2年多,我發現我並沒有帶出任何一個倍增門徒!因此,我開始懷疑這樣的方法或許不是好方法。

  有一次,學園婦女事工的馮姊來到團契聚會中分享,她分享婦女小組歷經十年的時間才有如今的屬靈倍增成果。過程中,神也透過馮姊的問題來問我:你深信造就門徒是協助完成大使命的唯一方法嗎?

  是啊!我為什麼因為看不到現階段的成果,就懷疑呢?神調整了我的心態!

  第三:在大四那年的寒假的領袖訓練營中,神透過一位同工的分享他個人的蒙召見證回答我的問題。這位同工分享說:當他還是學生坐在台下,台上的講員邀請願意全職服事神的人站起來。這時,他跟神說:如果你要我服事你,求你告訴我(意思是聽到神清楚的聲音)。可是,神卻沒有對他說話。第二次,講員又說:我知道你們當中還有人在懷疑,但如果你有心智全時間為主做工,請你站起來。這位同工再度跟神說:如果你要我服事你,求你告訴我。但神仍然沒有說話。第三次,講員說:請所有的人都站起來,我要為你們禱告。當他站起來時,他聽到神說:孩子,為什麼你一定要我告訴你,你才願意站起來呢?

  我腦海中浮現,在我尋求神是否呼召我全時間在學園,我曾禱告求神給我的印證--如果祢要我加入學園,你就派兩個人來告訴我。此時此刻,我知道神在對我說話:為什麼你一定要有兩個人告訴你,你才願意做呢?因此,我降服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