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CCC is the new name of Chinese Campus Crusade for Christ. Read more.  

現任同工蒙召見證- 李祺夫婦

李祺

 

在確定蒙召的這條路,我並非聽到轟然雷聲告訴我要全職,或是晚上夢見自己站在講台上。然而,在大一大二的團契生活中,我不斷看見神透過我帶給別人許多永恆的祝福;短宣隊裡,我也深刻看見何謂憑信心的生活。對我來說,出生在傳道人的家中,選擇全職就好像一般家庭對於醫生、律師的看法一樣:是一條充滿祝福與穩妥的人生選擇。

但我並不甘心我全職是因為「大家都這樣走」、「我爸媽都是傳道人」或是「營會中感人的氣氛」等膚淺的原因。所以,我開始想從一些較客觀的因素去評估,到底這條路該如何走。

客觀證據一、教授也瘋狂

大三的時候,在一次跟作文老師的會談中,老師突然給我一個建議:「我建議你去當傳道人好了。」他沒有在開玩笑:「你的文章每當寫到跟信仰有關的內容時就變得強而有力。另外,你真的有一些特質合適當傳道人;若是其他傳教士進來我的家,我應該會把它們攆走!但若是你來,我應該會很樂意與你有一段深度的信仰對話」。為了表達他的學術中立,他補了一句「若你是佛教徒,我也會勸你出家」。他曾在課堂上公開做見證他是為無神論者,也常常拿聖經的教導開玩笑,如今卻鼓勵我全職,令我百思不得其解,難道這是神的暗示?

客觀證據二、有為青年當如是也

我爸媽常說–「最有意義的事,就是能使人生命改變的事。」我一直以為這是傳道人的觀點。有一天,系上邀請兩位傑出校友回來分享經驗談。一位是系上的雙碩士學姐,另一位則是魔戒的翻譯—朱學恆。前者收入優渥,在美國大學教書;後者當時屬於失業中,卻瘋狂的在翻譯麻省理工的學術網頁。這兩位傑出校友異口同聲的說:「我相信,最有意義的事,就是看見別人的生命因我們而不再一樣。」若單單語言上的轉換,即可讓翻譯的人看見如此巨大的價值,那麼更何況是那介紹福音、使人永遠得救的聖工?

客觀證據三、竹科也瘋狂

為了確定自己並非迷糊走上全職之路,我也參加了企業博覽會,去了解到底中央大學的學生可以有甚麼作為。一位竹科的人力資源部部長把我攔下來:「年輕人,要不要過來看看。甚麼?你是英文系的喔,歐K歐K我們這裡也很需要外語人才…來來來坐坐坐…」接下來,他問我目前所接觸的領域等等。就在我跟他分享完我大學時所接觸的社團,以及全職的可能性等等之後,他兩眼噴火的對我說:「年輕人,追逐這個夢想吧,你會成功的」。最後當我離開博覽會現場時,還看到他揮舞著空白履歷表要我勇敢向前。

然而,不論是老師、竹科或傑出校友,甚至是生涯規畫圖表都一至指向全職,但我內心仍然不安。因為我有了各種領域的專業人士給我意見,但就是沒有尋求上帝的意見。

內在證據—

終於,就在我退伍之後,在一次的主日崇拜中,神透過講員信息的一句經文讓我確定下來—

我拿什麼報答耶和華向我所賜的一切厚恩?

我要舉起救恩的杯,稱揚耶和華的名。–詩篇116:12~13

的確,回顧過去的人生,上帝給了我許多恩典。不論是我所出身的家庭、我所擁有的才華、或是我所經歷的際遇,我都時常問上帝一個問題:上帝,為什麼你給我這麼多?我該如何回應你對我的厚恩? 答案很簡單:舉起救恩的杯,稱揚耶和華的名。這個單純回應上帝的動機,超越了一切客觀的建議、評估、計算,卻也令這決定更加反應:一切都是出於神的恩典!八年之後,我從未後悔如此回應神對我的恩惠。

 

 

信主及蒙召見證

得救見證

我是莊涵梅,在2003年10月16日決志信主,並於2004年5月16日受洗。

從小在非基督教的家庭背景成長。但在教會背景的學校接受教育,我知道有一位神,卻從不接受認識祂。在我學習及成長的環境與過程,一向十分平順,也深信任何事只要靠著人的計畫與各樣的努力,終究會達成目標。

上了大學,我督促自己在課業上維持一定的水準之下得以參加各類的活動以增廣見聞,擴展人際。大三開始,因經歷了感情的挫折以及面對未知的前途,雖寄情於學生自治組織中,卻無法真正解決我心中根本的問題,我時常情緒起伏很大,甚至嚴重到食不下嚥、失眠。直到大四(2003年),我換了新的學校宿舍、遇見了新的室友(學園團契的學生)後,她為我禱告並透過四律帶領我認識耶穌基督。

此後不到一年的時間,我也積極參與在學園團契的造就當中。在輔大學園團契信主之後,十分羨慕造就我的團契輔導的生命,那個服事神的工人的生命,我也不斷等候神、禱告神使用我。如今回想,初信之時便是蒙召的開始。

服事的經歷

從學園團契,信仰的萌芽、建造;畢業後面對職場,信仰的衝擊;教會中,信仰的再認識;福音船,生命的修剪…至今,上帝歷歷清楚的恩典同行,雖然不總明白祂帶領的路徑,但是我仍願意繼續跟隨。

我曾經參與過的主要服事有教會大專團契輔導、敬拜團主領及福音船短期宣教…其中,我服事的一個重要經歷-福音船,成為我禱告成為宣教士的開始,因為「認識耶和華的知識要充滿遍地,好像水充滿洋海一般」(賽11:9)

創世記11章說到:「那時,天下人的口音言語都是一樣… 他們說:… 我們要建造一座城和一座塔,… 為要傳揚我們的名… 耶和華說:看哪,他們成為一樣的人民,都是一樣的言語,如今既做起這事來… 我們下去,在那裡變亂他們的口音,使他們的言語彼此不通。」「耶和華在那裡變亂天下人的言語,使眾人分散在全地上,所以那城名叫巴別。」

船上三百多位船員,來自五十多個不同的國家,有著不同的膚色、不同的民族、不同的文化,卻共同在船上生活、工作、佈道… 只單單因為「耶穌基督」。唯有我們的神,成就一切,成就屬乎祂自己的榮耀!祂能使多麼不相同的人有著共同的使命,用相同的語言溝通,用祂的愛彼此扶持、代禱,為要傳揚祂的名並叫眾人聽見祂的名。

這次的跨文化宣教中,除了屬靈生命的修剪更是拓展了我的國度觀。

加入學園傳道會

2007年結束福音船短宣之後,神雖使我在我熟悉的學園環境中從事出版業務,但我內心似乎不以此為滿足。

在2008年的短宣,上帝讓我在這兩週期間重新使我想起祂起初對我的揀選!

這次跟韓國大學生一同短宣,上帝喚起我過去在大學團契的記憶與熱情。大學生的活力及創意,用各樣的方法將耶穌介紹給人;此外,那個被改變的生命,努力的、真實的願意將信仰活在生活中;還有,全心全人的用詩歌配合舞蹈敬拜神…

短宣中,我刻意找機會個別詢問學生們「上帝給你的夢是什麼?」他們清楚的知道並渴望在他們的主修崗位上被神使用並跟隨神的帶領…大學生是有主見、有想法的一群,是邁入成人階段的一群。我看見大學生的潛力及被改變的生命所帶出的影響力!

過去的我也是在這樣的時刻被神得著、被神改變以致將來進入職場中得以堅固;進入教會中得以成為幫助。

這群學生用神所賜他們那喜樂的生命、全人讚美的生命,讓我再一次驚喜看見上帝在大學生身上的工作!

原來,信主以來我一直沒離開過學園的造就,即便畢業仍舊在學園畢業生團契當中成長…我願意在學園傳道會中以信心回應神、接受裝備。在夢想踏出海外宣教的腳步前,我相信學園是上帝給我委身的所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