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CCC is the new name of Chinese Campus Crusade for Christ. Read more.  

現任同工蒙召見證-李碩夫婦

 

我大三的那一年,有一種傳染病sars在台灣造成極度恐慌,由於傳染速度飛快,所以一染病就需被隔離。一個平凡的晚上我正在看電視新聞,畫面播報著許多染病的人被隔離在醫院裡,他們透過窗戶與醫院外面的親人揮手。鏡頭一轉便拍攝到許多因為抵抗力較弱或是年紀較長的人過世的畫面,他們被蓋上白布抬出醫院。當下一個問句不斷出現在我的心中[這些人有沒有機會認識耶穌??!他們是否曾經聽聞福音??] 我赫然發現自己居然因著這些素未謀面的陌生人離開世界而留下眼淚,似乎從未如此真實感受到耶穌著急的心,好像如同聖經 馬太福音9:35,36記載 [耶穌走遍各城各鄉,在會堂裡教訓人,宣講天國的福音,又醫治各樣的病症。他看見許多的人,就憐憫他們;因為他們困苦流離,如同羊沒有牧人一般。] 我瞬間驚覺一個從未正視的事實,就是每一分一秒全世界就有無數的人正走向死亡,而在當中多少人是從未聽過福音的呢?? 當晚上帝用[時間]這個元素乎召我,我決定將自己[有限的時間]全部獻給神,成為全職的傳道人,回應他的呼召。緊接著的下一個問題浮現在腦海中,[全職傳道人]這個選擇仍有許多的選項在當中,教會一大堆,機構更是不少。接下來幾個月我便開始為此禱告,而上帝使我想起一句非常熟悉的經文[要收的莊稼多,做工的人少],這句經文背後其實反映四個字[時間不足], 我恍然大悟,再次回到神對我的呼召,就是時間緊迫,人的生命稍縱即逝。而學園傳道會正是強調策略及效率的機構,挑戰每一位基督徒發揮最大的影響力,用基督的生命直接影響人並透過得人,造就人,訓練人,差遣人來達到倍增果效。雖然因著我父母親也是在學園傳道會服事,所以我一開始一點都不想考慮這個選項,但是最後我不得不承認神對我的乎召與學園的使命不謀而和,使我最終決定成為學園同工。

 

我大學念的是建築系,在最後的畢業總評時,特邀許多國外著名且成功的建築師參予講評,系主任致詞時指著台前這些建築師問我們一個問題:[你們知道為什麼這些人可以如此的成功嗎??是因為他們的遠見,他們的眼光總是落在二十年甚至三十年之後,以至於他們總是跑在這個世界的前面。]上帝使用系主任的這番話讓我再次堅定的相信回應神乎召的價值,看見一個屬世的人都知道要將眼光放的越遠越好,何況我們屬神的人可以將眼光放在永恆,這豈不是更加有意義有價值的選擇嗎。人的生命是如此短暫而時間是如此的急迫,不論你是富有是貧窮是聰明還是愚笨是美是醜,不管你是郭台銘、林書豪或是馬英九,我們全部因著時間的關係終究有一天要面對死亡。有什麼是經過死亡之後不會消失的?人靈魂得救。而我認為全時間被神使用來使人靈魂得救是唯一死亡帶不走投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