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CCC is the new name of Chinese Campus Crusade for Christ. Read more.  

玻璃般脆弱的日本心

文/劉純含 (2008日本短宣隊員) 2008-11-12

T40
 
可以來日本,投入在為期三星期的短宣中,我內心充滿感恩。原本對日本的認識,就是高科技、環境乾淨,人們則是很有禮貌。而親自來到日本,和日本大學生建立關係的過程,讓我心情極為複雜。
 
剛到日本不久時,就聽到當地日本牧師的提示,幫助我們更深地了解日本人。我才明白,日本人的心,深懷著被背叛的傷痛。曾經誓死效忠天皇的他們,知道天皇不是 神的真相後,再也不信 神,轉成只相信自己的人本主義,但是當我們去明治神宮看見許多許願牌子,就發現他們不斷的尋求平安。即使生活環境優渥,他們仍是失喪的羊,正如路加福音12:15:「人的生命不在乎家道豐富」尋求不到平安的日本社會,使其自殺率極其驚人,一般每年交通是六千人起,和台灣差不多,但自殺人數卻是三萬兩千人,是交通事故的六倍。正如德蕾莎修女曾說:「日本是最貧窮的國家」。
 
去參加完日本大學生的基督徒聚會後,是我心情複雜的開始,雖然聽不懂詩歌的內容,但靈裡卻有一股很深的感動。那時的感動是:日本的復興,我也想參與在其中。
 
來到日本,我極度缺乏安全感,每件事都要小心翼翼,在電車上不可說話大聲,每個人都在看自己的書或玩手機、休息,深深覺得日本是個壓抑的民族。這似乎是個不接納人的社會。而日本人這樣的壓抑,根本不是捨己,而是委屈求全。捨己是出於愛,是不會有恐懼的,但他們卻害怕和別人不一樣。我就問一位日本學生,如果一個日本人,他就是和別人不一樣,但他沒有傷害人,那你們其他日本人會怎麼看他?她就回答,他是壞人,她說了一個詞「bully」,後來才知道那是公幹的意思。公幹這個現象很平常,從國小、國中到高中都會有,導致日本人需要歸屬於群體,害怕被排擠、被欺負,日本這樣論斷人的心,導致自己也害怕被論斷。
 
這次短宣之旅,我徹底的被破碎,看見自己的軟弱與過去的某些偏見,例如:我過去認為,貧窮、戰爭頻繁的國家,更急迫需要福音。但上帝用路加福音12:15提醒我,人的生命不在於家道豐富。繁榮的日本,真的有太多吸引人的事物,也難怪人心難以遇見 神。

和日本學生建立關係,一開始我覺得會累,我發現常常自己沒有定睛仰望 神,反而是看環境、看人的反應,而日本學生用禮貌隱藏自己,實在很難更深的建立關係,因此讓我感到挫折沮喪。日本人真的是群體的民族,有一次我們遇到對台灣還蠻有興趣的中文系大一的學生們,我們建立了不錯的關係,但之後知道了我們是基督徒社團,就全部拒絕和我們來往了,那是我最挫折的時期,但感謝 神,弟兄姊妹彼此的禱告,使我重新振作。而之後有一些西班牙語系的學生們很願意和我們成為朋友,上帝透過他們的鼓勵感動了我,其中有一位大二學生,名叫Tomoe,見第二次面時,本來我還沒打算講見證和分享KGP(日本的四律),但聖靈的引導,使她最後聽了福音。她問了兩三次,如果做了那個禱告,就會成為基督徒嗎?日本人真的很害怕跟別人不一樣,我心中不禁產生了疑問:「所以說,要沉淪,就大家一起沉淪嗎?」我靈裡因此充滿憂傷,我知道上帝的心情一定比我更痛!
 
日本繁華、禮節、精緻的背後,隱藏的是一顆不安、如玻璃般脆弱的心,他們在 神眼中,一樣是失喪的羊,當福音要傳回耶路撒冷的呼聲不斷時,日本豈可被撇棄在外呢?短宣的後半期,我決定愛日本人,因為我知道,那愛不是出於自己的,而是出於上帝。短宣結束後,我決定要更多為日本這個國家,也要更多的為日本的復興來禱告!